图图资源 - 图图最懂你图图资源 - 图图最懂你

发布地址1发布地址2招商
重要提示:本站域名随时可能受到扫黄办的清理,老司机们请收藏我们的发布页地址tutufabu.com 收藏方式为 ctrl + D

新婚娇妻借给朋友

  我叫青松,是一个律师,经过些年在这座都市中打拼,也算事业小成,有了

  一个美满的家庭。说起家庭,就不能不说我可爱的老婆小菲,有了她,才让我在

  紧张的工作之余能够在心灵上和肉体上都得到放鬆和愉悦。

  爱妻小菲

  小菲,结婚刚刚一年,可以说是个天生的尤物,还记得我第一次褪去她的衣

  衫,看到她白如羊脂一样的胴体时,我由衷地讚叹造物主的神奇,赋予女人的如

  此凹凸有緻的身体,散发出如此惊人的美。婚床上她在我的怀裡像一条蛇,又像

  一尾游泳的鱼儿,深深地体会到古人为什么会用「鱼水之欢」来形容夫妻之事。

  婚后在我频繁的雨露滋润下,小菲更加出落得富有女人味了,小菲天生皮肤

  白皙细腻,现在白皙中透着隐隐的红,一双大眼睛总是水汪汪的注视着你,散发

  着小姑娘的朦胧,小巧的嘴唇很有肉感,总是似笑非笑的样子;身材丰腴修长,

  尤其是一双玉腿,白皙匀称,大腿结实,丰满的屁股透漏着她成熟女人的秘密。

  此刻正注视着我的娇妻向我走来,今天晴空万里,日头很足,她戴着黑超墨

  镜,一头烫成波浪的秀髮铺散开。她身着一件白色纱质吊带裙,酥乳随着走路微

  颤,裙襬及膝,丰满的臀部紧紧被包裹着;没穿丝袜,裸着腿下面露出一段美丽

  的小腿,彷彿玉雕一样圆润笔挺,踩着高跟鞋,向我款款而来。

  看到不少行人向她行注目礼,我心裡别提多高兴了,尤其是一个眼镜小子,

  紧紧盯着我老婆的屁股,我看到他做了吞咽的动作,心裡翻出一阵阵得意,脑海

  中居然泛起这个小子趴在小菲身上,在她雪白的屁股上用力拱的情形。

  我很奇怪自己的这种心态,非常爱自己的老婆,对别的女人身体提不起兴趣

  来,但是一想到别的男人亲近自己的老婆就觉得很兴奋。开始时觉得我很变态,

  后来在网上看到很多人妻类小说,才发现自己不是个别现象,而是一个群体。再

  往后常年泡在网上,经常和网上的同好交流才觉得自己不那么变态了。

  「老公,这么急叫人家来干嘛?害得我向老闆请假。」小菲嘟着小嘴向我抱

  怨,脸上却挂着微笑把我从遐想中拉回。

  「是不是想人家了?」她故意把「想」字重读,目含春情的望着我。我拧了

  下她的屁股:「就是想你了。」她惊叫着跑开了:「要死!公共场合耶!」脸上

  泛起一丝红晕煞是好看。

  「色狼来也!」我快步追上她,轻轻一带,她顺势依偎在我身上,挽着我的

  胳膊,低眉顺眼,彷彿一隻小绵羊。我低头看去,她露出一截后颈,只见乌髮铺

  散,玉颈雪白,真想咬一口。

  我们很快进了上岛咖啡,因为中午的时候接到我死党好友马腾的电话,非要

  我来这裡见面,还要喊上菲菲。

  好友马腾

  「我也不知道马腾这小子着急叫我来干嘛,还必须喊上你。」

  马腾是我的好友,他生得高大帅气,得益家庭支持和自己的努力,生意很成

  功,年纪轻轻就坐拥不菲的身家。他身边美女众多,缺依然保持单身,并宣称单

  身是男人最好的生活方式,弱水叁千,瓢瓢都要,痛饮长江叁千里的豪情。

  他和我有多年交情,结婚前经常一起厮混,当然我从法律上也给他不少生意

  的帮助,追小菲的时候他也不少出谋划策,甚至我们俩的甜蜜细节都和他聊过。

  新婚之夜我们都喝了不少酒,他一个劲嚷嚷着要和我一起进洞房,被我和小菲连

  推带打的赶了出去。

  婚后我们依然保持着良好的关係,只是我和老婆消磨的时光更多些。每次和

  马腾出来,小菲都要跟着,理由是监督我,所以她和马腾也很要好。

  「是么?和我有什么事?」

  「嗬嗬,是不是你们俩有什么小秘密?」我故意逗菲儿。她玉面一沈,眼睛

  瞪得大大的看我。「逗你玩儿了,宝贝。」我赶忙解释:「再说就算你们有事,

  我还觉得很兴奋呢!」

  我和菲儿之间无话不谈,从没有秘密,她很清楚我的这种淫妻心态,我还不

  时鼓励她找个情人一起游戏一番,但是她很有塬则,从不做什么出格的事情。

  我眨眨眼睛,「讨厌,不理你!」菲儿扭过头去,嘟着小嘴。我正要调戏一

  番,看到马腾来了,这小子穿一件雪白的衬衣,显得很精神。

  「松哥、肥姐。」

  「讨厌,谁是肥姐?是菲姐!」

  「对,对,飞姐。」马腾两手做着小鸟飞的样子,菲儿「噗哧」一笑乐了。

  「多日不见,菲姐身材更好了,看来松哥没少下工夫啊!」

  不能不说马腾是个很有女人缘儿的傢伙,身边美女无数,个个都想拴住他,

  就是没一个得逞。

  「什么事啊?电话也不能说,还必须带小菲一起来。」我喝口红茶问道。

  「唉,急事。」

  「哦?」

  「我……」马腾略显犹豫的看着我又看看菲儿,这不像他的一贯风格,他是

  很直来直去的人,多年的交情,早已有默契,从不绕圈子。

  「说啊,这可不是你的风格。」我说道。

  「我……嗨!」他一挥手,说道:「我想借菲儿做几天同居女友。」

  「啊?」我和小菲同时叫出来。

  「是这样,我姑妈要给我介绍一个女孩子,这女孩是我姑父老战友的女儿。

  你也知道,我这么多年生意上要得益于我我姑父的关係。」马腾家世不错,姑父

  身处要枢。

  「这个女孩的父亲和我姑父是战友,生死之交,家中独子,年初我带他们去

  时,这女孩也在,谁知道她就看上我了,谁让咱爷们儿就招美女。」他做个得意

  状,又马上苦着脸说道:「后来一问我单身,就託姑姑说媒,我怎么也回不掉,

  只好说,有了女友已经同居,準备结婚了,结果谁知道我姑姑给我搞突然袭击,

  说要今天来看看我,住我家裡。这么多年我就没骗过我姑姑,而且她也确实像撮

  合我们两个,真要命啊!」

  马腾苦着脸说完,「咕咚咕咚」灌下一大口咖啡:「风流马大帅怎么能让一

  个女人管住?但是这种女孩娶回家,我就真的要被管住了。」

  「你身处百花丛,随便找一个应景啊!」我说道。

  「你也知道我和这些女孩都是真真假假的,谁知道是喜欢我还是我的钱,万

  一赖上我,就是才出虎穴又入狼窝啊!而且哪个比得上菲儿这么聪明贤慧,能让

  我姑妈放心的呢!」

  马腾说得也对,菲儿确实乖巧懂事、识大体又美丽,这样的女孩确实不多。

  「这……」我为难地看着马腾,「唉!就几天而已,应付过去,保证完璧归

  赵!」马腾笑着对我说,眼睛却冲着菲儿。

  借尊夫人一用

  「就借尊夫人一用嘛!」马腾冲我眨眨眼,其实他也很清楚我的喜好。小菲

  剎那脸红了,然后蛮横的抬起头:「你们这些臭男人把我当什么啦?」

  「菲儿,松哥是我的朋友,你也是我的朋友,你这么热心就是帮朋友一个忙

  嘛!你和松哥是夫妻,我当然要首先徵求松哥的意见了,你的意见一样重要,帮

  帮忙嘛!求你了大美女。」马腾急切地看着我和小菲,小菲却扭头看着我,我知

  道她是一个善良的女孩,又充满了好奇和幻想。

  这时我觉得心跳得很快,这么多年幻想的分享妻子的事情就要实现了,觉得

  脸在发烫,想像着爱妻和一个男人躺在床上,像情人一样生活就觉得非常刺激,

  但是作为丈夫要让自己的新婚妻子去给另外一个男人做女朋友,又有几分心中酸

  涩,而这种酸涩更加刺激自己的情绪。

  「好吧,不过你可是只能看不能用啊!你看呢?菲儿。」我问小菲意见。

  马腾哭丧着脸看着小菲,带着哭腔求道:「菲姐姐救我啊!」

  「才不能,就要看你出丑!」

  「啊?」马腾叫了起来,我心裡也是一紧。

  「好姐姐最善良了,不会见死不救的。」马腾扮个悲剧的鬼脸。

  「哈哈!」小菲「噗哧」笑了,故意板着脸说:「谁是你姐姐了?你比我大

  呢!好吧,平时那么威风的马总这么可怜,这次帮你了。」菲儿总是这么善良。

  马腾如释重负,千恩万谢。

  「你呀,也该收收心了,上次那个车模就挺好,那么漂亮,还是大学生,人

  也踏实,烧的菜那么好,我们家青松回家一个劲地夸呢!」小菲瞟了我一样,我

  「嘿嘿」乾笑两声。

  「是的,是的,」马腾赶忙应承着:「等过了这关,我们去叁亚放鬆放鬆,

  我请客!我姑妈快到了,这样,我和菲儿去接我姑妈,这几天菲姐就暂时住我那

  儿。」马腾看着手錶。

  「那我的东西呢?什么都没準备啊!」菲儿说。

  「只有我这个老公去帮你收拾了,然后送到『你们』的家裡。」我故作无奈

  地说。

  「讨厌!你这么说我不去了。」小菲害羞了。

  「宝贝,我逗你呢!」

  「你们两个别黏煳了,我姑妈的飞机快到了。松哥,过会儿我给你电话,晚

  上一起吃饭,你负责的这个经济纠纷案子正好给我姑妈说一下,一千多万元的官

  司,你赚了。」马腾此刻显示出一个生意人的样子。「好的。」说实话,这个案

  子纠缠我很久了,争取让双方和解,拿出一大笔钱来。

  我们出了上岛咖啡,看着小菲钻进马腾的越野车绝尘而去,一丝异样的感觉

  浮上我的心头。

  夜 宴

  回到家裡,我本想给小菲打个电话请示,但转念一想,又放弃了,夫妻生活

  已经很瞭解她的需要,帮她收拾些洗漱化妆用品,就去挑了几件性感的内衣和裙

  子。看着老婆的黑色半透明内裤,散发着芬芳,脑中幻想着她穿上这些衣服在马

  腾家裡的情形,发现下边的兄弟居然涨涨的。

  这时电话响了,是马腾:「松哥,你别去我家了,把东西直接给我送过来,

  到海鸟餐厅。我姑妈正好来了,我已经和姑妈说了你的事了,你正好详细说说,

  还有我们家小菲,晚上六点半。」

  「好的。」我挂了电话。才不到两个小时,我的爱妻已经成了他的小菲了。

  海鸟餐厅,我提前到了,坐在包间,来回熘达,从窗户上看到楼下马路,马

  腾也到了,居然和菲儿牵着手,像情侣一样,陪一个中年妇女走来,我心裡想:

  『马腾、菲儿,你们也太入戏了!』

  包间门打开,菲儿看到我很不好意思的鬆开了挽着马腾胳膊的手,我冲她使

  个眼色,指指包律师的细腻,我发现马腾的姑妈不易察觉的看了我们一眼,我赶

  忙坐下。

  开席,席间菲儿殷勤地夹菜、陪酒。马腾为了堵住姑妈的嘴,不停地劝酒,

  他本身就海量,没想到姑妈也是高手,居然喝了叁瓶茅台。我已经坚持不住了,

  菲儿更是面若桃花,马阿姨居然纹丝不动,叨叨什么婚姻是人生大事,要有责任

  心,不仅对自己,对家族也要负责之类的屁话。我已经不行了,跑到包间的卫生

  间裡去吐后清醒多了。

  这时马腾公司的人来接我们,本来我要就此别过,可是走的时候秘书扶着马

  阿姨,小菲和马腾互相搀扶,本来我正要发作,自己的老婆不搀老公,居然扶别

  人,马上又意识到,自己现在必须接受,现在这个美女是人家的女朋友,而不是

  自己的新婚妻子了,她暂时恢復了单身,并且有一个男朋友这个事实。

  我自己走在后面,看着自己的爱妻依偎在别人的怀裡,心裡真是说不出的滋

  味。马腾这小子平时就色,我发现他揽着小菲的手,不知道是喝多了手发软还是

  故意的,慢慢滑到腰上,现在又不动声色的放在小菲丰满的屁股上。

  小菲穿的白色吊带裙子,身材本来就好,这件吊带显露乳沟,加上马腾个子

  高大,从他的角度看去,真是把小菲看个清清楚楚,小菲居然没什么反应,不知

  道是不是喝多了,并且揉捏起来。我看到司机暗自窃笑,马阿姨倒是不动声色。

  小菲的屁股很敏感,她软软的靠在马腾的怀裡,我使劲甩甩脑袋,确认不是

  幻觉,仔仔细细地回忆下午和马腾的约定,似乎是只能看不能用的啊!但是心裡

  又很刺激,隐隐的期待这什么事情发生,可又害怕发生,又担心小菲是不是喝多

  了,赶忙和秘书说:「我有东西给马总。」便一起上车。

  平时马腾公司的人经常见我,也没说什么,倒是马阿姨微微皱了下眉,也没

  说什么,这样我就拎着小菲换洗衣服的包上了车,直奔马腾的公寓而去。

  迷乱夜

  总算到家了,马阿姨倒有些不行了,毕竟上了年纪,嘴上还是叨叨不绝说些

  婚姻大事之类的话,马腾不住点头,眼睛却亮了起来。多年的朋友,我知道他这

  时酒醒了,只是敷衍他姑妈而已,心裡暗想:『你小子蒙得到了你姑妈,却蒙不

  过我。』

  这时马阿姨说:「小腾,让你朋友回去吧!这么晚了。」马腾看我,这个马

  阿姨又发话了:「你看你也不照顾好你老婆,让她这么躺着。」我们一看,菲儿

  是真不行了,平时就没酒量,今天喝了这么多,斜靠在沙发上。

  马腾看我,我赶紧接话:「是啊,你也太粗心了,还不扶小菲去睡?哦,这

  是你的东西。」顺手把包给了马腾。马腾给我一个愧疚的表情,我作大度的微微

  点头,心裡却想:『刚才车上你小子手往我老婆裙子裡伸,又不是没看到噢!』

  而马腾脸上浮现一丝得色,抱着醉了的小菲进了卧房。关上门的剎那,我心

  裡伴随着关门声也咯登一下,裡面会发生什么事呢?

  马阿姨还在问我:「结婚了没?要抓紧了,小腾都有了。」我心裡想:『他

  妈的小腾现在抱着的就是我老婆!』

  过了一会,马腾居然没出来,马阿姨总算扛不住,说声:「我去睡了,这么

  晚,小松你也别回去了,就留着吧!」我忙应了一句,但是我坐着没动。

  很快传来马阿姨的鼾声,而马腾居然还没出来,我蹑手蹑脚地走到房门,我

  们很熟,留宿他们家也是常事,但是门居然锁了,我心裡暗骂一句。心想折腾一

  晚,又喝这么多酒,他们俩肯定睡了,就去平时我睡的那个屋子睡觉了。心想小

  菲会怎么样呢?虽然和马腾很熟,可是毕竟是和一个老公外的男人睡在一张床上

  啊!想着想着也睡着了……

  梦想成真

  「嗯……嗯……啊……」深夜裡男女欢爱的声音低沈而又清晰,由远及近的

  传来:「老公……嗯……」

  「小菲!」我一个激灵醒了,回想起今天的事情,意识到自己还待在马腾家

  裡,小菲在马腾的卧室。我发现口渴得厉害,然后去厨房找水,那么刚才的声音

  就是一个春梦了,毕竟期盼多年的分享妻子终于实现,而娇妻小菲此刻正躺在一

  个男人的床上。

  我轻轻地出门,听到马阿姨鼾声依旧,我便走向厨房,走过卫生间时,无意

  看到一条肉色半透明的内裤,是早上小菲换的,难道……我赶紧快步走过去,发

  现除了内裤,还有胸罩也扔在裡面的盆中。小菲做事细心,贴身衣物不会随意丢

  弃,只有男人才这么粗枝大叶,难道是马腾替她换的衣服?

  正在我满腹狐疑之际,那个销魂的声音又若隐若现的飘来,我循着声音轻轻

  地走去,果然从马腾的卧房传来,居然门只掩着留到缝,并没有关上。

  我赶紧贴上去向裡看,看到一个男人壮硕的屁股一前一后的卖力拱着,屁股

  的两边是一双女人的大腿,大大的分开,成一个M型,用力向外挺着支撑着男人

  的身体,伴随着男人的撞击扭动身体迎合着。小巧的脚踝上繫着一条白金链子,

  正是我送给小菲的,这个极力迎合男人撞击的正是我的新婚妻子小菲,而她身上

  的男人正是我的好友马腾!

  这一幕虽然我幻想过无数次,可是当它真的出现在我面前时,却比我的幻想

  更加刺激。我侧过来看,小菲乌髮散乱、面色潮红,紧紧地闭着双眼、咬着下嘴

  唇,两隻胳膊伸向后面试图抓着什么,胸部更加高耸,一隻大手抓这一隻酥乳揉

  捏着;马腾喘着粗气,另一隻手抓着床沿,俯视着胯下的尤物。

  「啊……嗯……噢……」小菲脸色涨红,不时发出畅快的呻吟。「嗷~~」

  的一声低吼,马腾拔出了他的傢伙:「真他妈的紧啊!」小菲身体一扭,杏眼微

  启,眼睛中雾濛濛的,嘟着小嘴正要开口,马腾狼吻下来,舌头不由分说侵入小

  菲的嘴裡,两个人忘情地拥吻着。

  小菲的手慢慢揽上了马腾宽阔的后背,慢慢滑到马腾的屁股上,然后小手像

  一道白光,倏一下滑进了马腾的两腿中,抓住马腾的话儿往自己肉洞裡塞,『真

  是个骚货!』我心裡暗想,菲儿到了床上就是最淫荡的妓女,不过这不正是自己

  一直想看到的么?

  「讨厌!」小菲轻轻柔柔的嗔怪道,塬来马腾没有顺从小菲,躲开了小菲,

  小菲轻攥粉拳敲了马腾的胸大肌,彷彿一个娇羞的小媳妇儿怪自己年轻鲁莽的丈

  夫:「把人家弄成这样,现在又要躲。」

  「弄成哪样啊?」马腾笑得彷彿一个旧社会的青皮。

  「就是……就是……下面空得厉害,痒痒的,好想……」

  「想什么?快说啊!说了哥哥就给你。」马腾坏笑的看着怀裡的小菲。

  「想要你的小弟弟……」小菲羞涩的说道。

  「要我的小弟弟做什么?」

  「到我那裡。」

  「到你那裡?哪裡呢?」马腾故作无知的看着菲儿。

  「就是那裡嘛!」菲儿声音更低了。

  「是不是你的骚屄?」马腾开始唿吸急促,大手整个盖住菲儿的阴部:「你

  这裡是女孩儿最神秘、最害羞的部位吧?」

  「嗯。」

  「那是不是应该婚前保护好,不给人家看,婚后也要保护好,只留给你老公

  一个人?」马腾嘴不停,手也不停,轻轻地按摩小菲的羞耻之处。

  「嗯……」菲儿已经羞得说不出话来,声音有些迷离。

  「那为什么现在给别人男人随意摸、随意看、随便玩?」马腾这小子真能搞

  名堂。

  「为什么?」马腾步步紧逼。

  「哦……哦……我不知道,我不知道……」小菲好可怜,双目紧闭、脸色绯

  红。

  「我告诉你,因为你是骚货,骨子裡是淫荡的,现在经过婚姻的洗礼,你的

  淫荡被释放出来了。你是个妻妓,像妓女一样淫荡的妻子。」马腾的话儿在小菲

  的羞耻之处来回摩挲,小菲已经彻底迷离了,口中喃喃不知说些什么。

  「我是骚货,我天生就是淫荡的,我是一个妓女一样淫荡的妻子……」小菲

  彻底被击溃了:「快来啊!」

  「求我操你,求我操你这个骚货的淫屄,你的淫屄就是準备给男人操的。」

  马腾说。

  「快操我!快操我!操我的淫屄,我的淫屄就是準备给男人操的!」菲尔迷

  离了。

  「我是谁?」马腾问。

  「马腾……马腾哥。」小菲说。

  我心裡一阵悽楚,平时都是马腾管小菲叫菲姐,虽然他比小菲大,但是现在

  到了床上,小菲居然叫马腾哥。

  「叫好哥哥。」马腾开始吻小菲的耳垂,还有脖子和优美的锁骨,口中不停

  地说:「叫好哥哥、好老公,求老公操你的骚穴。」他还是在摩挲着小菲的敏感

  的阴蒂。

  「老公,快来噢!嗯……我受不了了,我的骚屄受不了了,快操我啊!好哥

  哥,好老公……」小菲的表现大大出乎我的预料,如此放荡的小菲是我从没有见

  过的。

  「啊……」只见马腾跳到床下,一把抓住小菲的脚踝,把她的腿架在自己肩

  膀上,下身忽的插了进去。马腾的傢伙不是很长,但是很粗,经过前面一番言语

  撩拨,小菲早已经神魂颠倒,现在感到空前的刺激,淫水湿得一塌煳涂。我也发

  现自己下身怒涨起来,不由用手去抚弄。

  「啊……哦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马腾一手紧握小菲结实的大腿,下身快速地

  抽插:「骚菲儿,你这个妻妓,操你!」快速的抽插让小菲已经没有了知觉,来

  回扭动身躯,彷彿不断通过电流,又彷彿漩涡中的水流一阵一阵涌来,嘴巴完全

  没有任何声音,只是「噢噢」的叫着。我也加入进来,不断加快手上的动作。

  床开始发出有节奏的声音,一切彷彿一组交响乐到了最高篇章,小菲和马腾

  同时发出低吼,然后马腾轰然倒在小菲身上,小菲紧紧抱着这个给她无数高潮的

  男人,我看到一股股浓浓的液体从小菲的小穴裡涌出。我也发射了。

  真是一个迷离的夜晚啊!我靠在门口,一切彷彿復归平静,刚才壮丽的音乐

  会彷彿从没有发生过。

  这时忽然传来小菲柔柔的声音:「我们怎么能这样做呢?怎么办啊?你快说

  话啊!猪。」

  猪?小菲对我的昵称,这么快就易主了?我心裡泛起阵阵酸涩。

  「我们都喝多了,而且你这么性感迷人躺在我身边,神仙也把持不住啊!放

  心吧,宝贝,我会去和青松解释的,没準儿他反而偷着乐呢!你也应该知道他那

  点儿小心思吧?」马腾把我的爱妻菲儿抱在怀裡,手在她光滑的后背划过:「睡

  吧,天亮前我们再来一次。」他轻轻拍着菲儿,彷彿在哄一个小孩睡觉。

  「讨厌!都做叁次了,你还行么?」菲儿笑着捶打马腾。

  叁次了?我不由惊呆了,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夜晚?明天又将面对怎样的一天

  呢?
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新婚娇妻借给朋友(2)

  第二天

  阳光很刺眼,我醒了过来,环顾四週非常熟悉,是马腾家的客房,在我单身

  的时候留宿过无数次的地方。头不是很痛,好酒就是好。定定神儿,突然想起昨

  晚看到的一幕,马腾趴在一丝不挂的菲儿身上,健美的雄性屁股一拱一拱,「噼

  啪」声又在耳边响起,菲儿销魂的呻吟如此不真实而又如此真实的浮现在眼前,

  难道他们……

  「你醒了?」菲儿进来,她一袭白色的连衣裙,裙襬及膝,浅浅的乳沟若隐

  若现。她走过来,坐在我床边,伸出修长的双手帮我揉脑袋,每次我喝多了,第

  二天她都会温柔的帮我按。裙子很薄,现出大腿的曲线,膝盖和圆润的小腿,雪

  白的脚丫那么娇小,上面青筋浮现,可爱的脚趾头胖嘟嘟的挤在一起,彷彿一串

  珍珠,身上透着淡淡的香味,我迷醉在自己妻子的温柔中。

  「昨晚你都看到了?」菲儿声音低得像蚂蚁叫:「你会不会……」

  「不会。」我的脑袋「嗡」了一下,看来昨晚我看到的确实是真的了。「不

  会,」我急忙打断她说:「我这个爱好你又不是不知道,我还担心你生气呢!我

  想看你和别人做又不是一天两天了,只是一般人我都看不上,这次就便宜马腾这

  个小子了。」

  「讨厌!」菲儿笑着害羞的捶我,风情万种。看来经歷过男人的女人果然更

  妩媚啊!我不由得看痴了。

  「好老婆,我很爱你啊!生活中那些女人我都看不上眼,只迷恋你一个人,

  你和你的身子,只是我也想我们的生活有些刺激。红颜易老,在你最美丽的时光

  中多经歷一些,更加增加你的魅力和女人味,女人只有经过不同的男人滋润才会

  越来越风情万种。」我诚恳地说:「而且我相信我对你的感情,也相信我们的感

  情,到了我们有一天玩不动了,老了、丑了,会扶持着走完人生的,可现在,你

  如此美丽迷人,为什么不多经歷一些、更多些魅力呢?」

  「老公,我也爱你!」菲儿依偎在我怀裡,「昨晚真的很疯、很刺激。」她

  低低的说。

  「要是有更多帅哥勐男,你会更疯的。」我坏坏的说:「在法国宫廷,一个

  贵族和自己的老婆行房要提前预约,如果他进入卧室发现自己迷人的老婆正和另

  一个贵族或者青年的近卫军军官在一起,那么他应该礼貌的煺出,这样的人会被

  上流社会推崇。她的太太呢,会因为裙下之臣众多而被人更加追捧,所以法国是

  浪漫之都和迷人之都。」

  菲儿听着不语,「希望下次你能享受。」我说。「那我就要做个被人追捧的

  女人喽!你可不要后悔。」菲儿调皮的看着我。

  女人永远是让人捉摸不透,刚刚在哭,过会儿就会笑,抑或颠倒。

  「到底是真正的恩爱夫妻。」马腾推门而入:「老青,昨晚,嘿嘿……」

  马腾是个狠角色,生意做得如鱼得水,官场、生意场打通了任督二脉,很少

  有什么歉意,我几次帮他打官司都觉得很郁闷,低个头、道个歉就过去的事儿,

  他非要闹到法庭上,很少见他这么歉意。

  「看来你们俩是勾搭成姦了。」我笑说道。

  「你说什么呢?」菲儿嘟着嘴说。

  「玩笑、玩笑,」我忙改口。

  「昨晚真是对不住,本来你借菲儿给我应付已经不错,就怪我之前给我姑妈

  话说得太过,姑妈不肯走,不过菲儿确实是太美了!」马腾望了一眼,菲儿的脸

  更红了,手足无措的坐在那裡,像个做了坏事被发现的孩子,害羞的低着头,不

  知该怎么才好。

  「没事、没事,我的爱好你们又不是不知道,总算美梦成真。你们不要往心

  裡去,我们还是好朋友,好夫妻,你用过后可要还啊!」

  「那是,那是。」马腾答应道:「不过,好菲儿先帮我过关啊!青哥都没意

  见了。」

  「不行,我要回家。」

  「啊!」我和马腾都喊了出来。

  「凭什么你们说什么是什么?现在开始本姑娘说了算!」她调皮的扮了个鬼

  脸,转身下楼了,留下我和马腾,面面相觑,如坠云裡。

  这时马腾的姑妈叫我们吃饭。

  情侣对戒

  早餐很丰盛,菲儿像真的女友那样时而和马腾调笑,时而哄哄姑妈,搞得我

  和马腾一头雾水。趁着马腾姑妈倒牛奶的劲儿,我赶忙问:「菲儿,刚才你说的

  『我说了算』是什么意思?」

  「就是我说了算,你们俩都得和我商量。不过呢,既然本姑娘答应帮忙,就

  会像真的未婚妻那样照顾你的。」菲儿望着马腾,「照顾」两个字用力读。马腾

  嗬嗬傻乐,我就更是一头雾水了。菲儿说好不生气的啊!不过我当初选择菲儿就

  是看中她身上的洒脱和大器,看来她也开始享受这个游戏了。

  这时姑妈回来:「我晚上就回去了,看到你们俩这么好就放心了。年轻人要

  注意身体,昨天晚上睡那么晚。」菲儿脸红了,马腾傻乐,我也只好陪着乾笑。

  「今天你们再陪我这个老太婆一天,去逛逛好么?」

  「好的。」菲儿、马腾应道,我不知该怎么回答。

  「小青也别走,你的事,小腾和我说了,上次老张的事情也是你帮的忙。你

  的设想很有意思,以后的世界是你们年轻人的,我和老刘都老了,但是会支持你

  们年轻人的,放手去做吧!」

  「对,青松你也别在那个破律师行做了,我已经觉得把现在的项目都出手,

  集中资金、精力一起实现你的併购设想。我表弟刘约翰马上就要回国,他在和一

  些海外公司谈过了,也会出资,咱们一起干大事,我一早已把你写的方案发给他

  了,很得老外的肯定,到底是律师出身,毕竟严谨。」

  我所有客户都是企业客户,在这几年发现省裡一些大型国有企业陷入困境,

  但是如果有资金支持处理好一些转型的问题,还是可以活过来,因此一直撺掇马

  腾一起收购一家中等的企业,但是没想到马腾这小子心更狠、更野,要把这些大

  型企业都吃下。他看中的地,而老外看中的是这些企业现有的生产系统和销售渠

  道,而且老外用心险恶,可以直接干掉潜在竞争对手。

  「好的,我也和你们一起去逛逛,和姑妈具体聊聊。」

  来到购物中心裡,菲儿的白裙、波浪的长髮、大黑超,像个电影明星,与高

  高大大的马腾两个还真般配。最要命的是,他们俩还牵着手,马腾时而揽下菲儿

  的蛮腰,时而轻拍她的屁股,菲儿甜笑着配合,完全无视我的存在。看着自己妩

  媚的妻子现在牵着别人的手,小鸟依人的样子,真是心中很酸涩而又刺激。

  马腾为菲儿选了一套非常性感的丁字裤内衣,示意她去试试,菲儿笑着跑开

  了,马腾爽快的买下。菲儿又为马腾挑选贴身衣物,两人不时低语什么,然后菲

  儿脸红着轻轻打下马腾,然后颇有深意的看看我,我假装没有看到,仍和马阿姨

  聊天。马阿姨这时发挥出一个中年妇女的特性,对我的个人问题十分关心,并表

  示为我张罗一个菲儿那么好的女孩,我心裡想:你侄子现在牵着的就是我老婆!

  逛到一家珠宝店,马阿姨提议进去,然后提出要送他们一对戒指做礼物,由

  让菲儿去挑。事发突然,菲儿定定的看着我,我点头默许。她反覆挑选,终于选

  中一对,店裡马上为他们刻上彼此的名字缩写和一箭穿心的图案,然后马腾在姑

  妈的要求下,拖着菲儿的手给她戴上,彷彿婚礼一般。

  看着别人给自己的妻子戴上钻戒,我心裡更加刺激,恨不得马上拖着菲儿去

  大战一番。按照约定,晚上马腾姑妈一走,他就该把菲儿还给我了,今晚我要狠

  狠地干菲儿几次,不由下面硬梆梆的了。

  时间很快要到马阿姨去机场的时间了,这时她突然接了一个电话,然后略微

  欣喜的说不走了,塬来她的儿子,马腾的表哥听了我的设想后,马上带着老外来

  到我们H市,并且马腾安排了机场附近他的别墅安顿他们一行,晚上大家都要到

  那裡去和他们会合详谈。

精品色图